联系我们
  • QQ咨询:
      在线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8:00
  • 周六至周日:10:00-17:00
第一章:缔造梦想
2012-01-30 11:04:05 280
  • 收藏

    第一章:缔造梦想

     

    没有梦,就没有想;

    没有想,就没有力;

    没有力,就没有志;

    没有志,就没有成。

     

    ――开章寄语

     

     

    人,从一出生就有梦想,那个时候的梦想是,生存。人一开始来到这个世界到他死去的时候,整个生命都是很脆弱的,但刚刚出生的时候是更加脆弱的,那时候,人的最大梦想就是生存。我们得到了父母亲友的理解,在他们的悉心照顾之中,我们终于如愿以偿。

     

    但我们终于长大了,长到可以自己去做自己的事情了,父母亲友可能会教育你,学校,老师可能也会教育你,但他们只是教育你知识和能力,甚至他们都不会知道你自己到底有什么长处,其实有可能你自己都不知道,何况是别人呢?但父母和家族有一个最大的期望已经附加在你的身上,那就是:光耀门楣。

     

    一开始的时候,父母可能会要你学习这样,学习那样的,但他们并不一定想让你从事这所有的事情,因为他们本身是知道的,一个人不可能把这所有的事情做完。就像少林寺有七十二项绝技,但能够全部拥有的却除了他们的祖师以外无一人可以兼修。

     

    他们是在锻炼你的梦,他们希望你有自己的梦想,他们更喜欢看到的是你的成绩,有成绩就争了一口气,争了一口气,那么即使让他们死去,他们也就安心了。这就是父母之爱子,为之计深远的深刻寓意。

     

    而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是这样的,有很大一部分人并不这样,他们有既定的人生要让儿孙们去做,儿孙们并没有选择的余地。但那只是做事,一个人可以没有选择做事的机会,但有可以选择做人的机会。

     

    当我们记事开始的时候,父母可能会问我们,长大了想做什么呢?那时侯有我们最早期的梦想。我们的回答是千姿百态的,有的要做教师,有的要做将军,有的还要成名成家的。无所不包括其中。其实这是很好的,本来我们每个不同的人就都有不同的欲望和需求,正好也使每个行业里面都是大有人在的。

     

    但在那时侯,我们的家长并不一定同意我们做我们想做的事情,他们总会有足够多的理由让我们做他们觉得我们该做的事情。我们是不知道什么事情该做的,所也觉得他们说的都是对的,而且还开始崇拜起来。

     

    但是过了不久,发现我们自己又失去了很多的自由,于是我们就开始叛逆起来,觉得该自己做主。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们犯错误了,一出山就犯下的可能是天大的错误,甚至难以挽回,我们不得不再投入父母的怀抱,请求援助。

     

    这个时候,也许我们始终能够得到援助,但是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也许我们是死不悔改的,继续我们的叛逆,不过,比上次要好一些,但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这样的我们是没有机会真正获取成功的。

     

    0开始,也就是我们的出生,到我们的成功,或者到我们死去的时候,究竟有多远呢?其实,我也是不知道的。所以我才要问的,我渴望找到这个答案。

     

    而上面的种种形式是在几千年的中华历史中形成的,本就无可厚非的,但我们是生活在几千年后的少年时代的中国的青年。我们应该怎样做呢?

     

    曾经,有一位朋友对我说,他想做隐士。隐士,我以前也想过的,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所以我一直就都没有做成了。然后还给自己找了一个自以为比较完美的理由:二十一世纪没有隐士,也没有深山老林。以前做学生,有很多时候我都只想做个普通的学生,后来我还写了一篇文章:《我想做个普通的学生》。但我却是往往无法放开。很小的时候就这个样子的,现在改也是改不了的,我知道也不是什么坏事情,所以,索性就将就自己了。也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不是吗?

     

    但,很多严峻的事实都证明了这个问题,没有梦,就没有想。

     

    这个我其实也是深有感受的,小的时候,我也是一个非常淘气的孩子,我不喜欢读书,就像后来我如饥似渴地渴望知识一样的讨厌。当时,我什么都不想,没有家庭的压力,没有自己的压力,或者说是本来就没有一点的压力,我从两三岁就跟奶奶生活在一起,他们对我都是呵护有加。而父亲根本没有时间来管我,我几乎是处于一种自生自灭的状态中。但在生活上我确实也受到很好的照顾。

     

    “原则”上,我是不可能有什么梦想的,我也没有想过什么,我也不知道我想要做什么,我只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辛苦农民的儿子,我也没有想过我以后要做什么。家庭也没有给予我更到的压力,甚至就没有打算让我真的有所作为,但我毕竟是一个儿子,随着我的长大,我开始有梦了,我的第一个梦想是做很多的砖,为我们修造一座漂亮的房子,但我遭到了嘲笑。因为,自己做砖是没有本事,请不起专门做的人的体现。我当时也没有想这么多的,见得多了,我觉得那些造砖的人们真的很伟大,而且当时我还没有见过那种现代化的可以批量生产的,我们那里那个时候还没有这种先进的工艺。我看见我三姑姑家里修起来了,我很羡慕,我告诉自己一定要修的,早晚都要修。后来就开始琢磨起来。

     

    但包括奶奶在内的人都在嘲笑我,说我得修到什么时候才能修好了。但那个时候却不在意,我觉得修起来了,别人就不会说我了,但很快就又淡忘了,我小学的成绩始终是不好不坏。但在生活中我才发现,要真做起来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养牛,要割草,我却始终也没有姐姐们快,每次,都要他们帮我一把,我才能够回家交差的。

     

    从农民出生的身份来说,我是始终都不敢丢的,因为我始终忘记不了那些做农活时候的辛苦与乐趣,它让我领悟了人生。我开始不断地拥有梦想。我开始积极起来,而且还养成了我不怕辛苦,不怕劳顿,不怕委屈……一系列的“东西”。

     

    我开始有了力量支持我,我开始理解父亲对我的严厉,我知道我一定要争一口起,尤其是当在周围亲戚朋友中就只有我还在学校的时候,我才知道无形中,一个家族的压力已经压到我脆弱的身体上,爸爸一再地告诫我一定要争气,我在小学的课本上也学过一篇《一定要争气》。从那时起,我也知道我将不再是为了我个人而生活,这不是高调,而是事实。可是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情,我就始终不能做出一点巨大的成绩,让他们有所心安。

     

    2000年,奶奶去世了,让我感觉到了我人生当中,直到2007年以来都没有过的心碎。奶奶也告诉我一定要争气,不要丢人,咱不做丢人的事情,不做丢人的人。除了面对现在的时下的残酷现实,还要迎战精神的创伤,我无力自救。我自以为我的心境已经达到了那么高的境界,但事实上却不是我可以控制情绪的。

     

    当一个人失去了所有直系亲人,他将是多么的脆弱,根本无法面对亲友的劝解。当时只剩下一个愿望,那就是一定要还清债,不能给爸爸丢人,因为毕竟爸爸在这周围的口碑是那样的好,对于父亲的去世,是稍有知情的人或者都至少会暂时伤心的。

     

    当时还有支撑我的是这些债务,我有时自己都在嘲笑自己,居然活到了要靠需要还债来支撑生命,和让自己拥有生存勇气的力量,我拥有了力量,但并没有被完全感化,因为我的生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爸爸在的时候,亲戚朋友即使知道我家里可能会还不起,但也会解一时之急,但至少碍于皮面得这样做的,而那些交情是爸爸的,不是我的,我有我的圈子,而且我也已经开始创业了,创业也是需要花钱的,而且不是一丁点。爸爸不在了,他们不立马问我催,我已经很感激他们了,毕竟也是看了很多的父亲的面子的。

     

    当我再回到北京的时候,已经四月下旬了。这个时候的我,已经不是从前的我了,以前就算不富裕,但也算是衣食无忧,偶尔能得到一些荣誉,另外还可以做些事情,挣点外块的。在学校里也算是个风云人物,但是现在呢?是一个债务缠身,正处创业之初的一个穷得在自己住处吃来的客人的饭,在客人家里也是吃客人的饭的人。

     

    身处极境,断油数日,再恐断盐……

     

    创业受挫屡败北,家中无食亲朋济,解救一时难断根,日日挂面本无油,空腹也难全满足,更有房租逼人急,数日消瘦十余斤。

     

    这是发给朋友的短信。在这种情况下,我做的事情不是要去马上找个工作,我想的是,既然还能活下来,或者是应该把每天都当成自己的最后一天,或者是不可以让自己在死的时候后悔,我继续着创业。我感谢自己在年初就缔造了新的实现梦想的计划,也感谢自己这一直以来的梦想,他让我有生存的勇气。对的,是勇气。爸爸去世的时候,我想过殉葬,我觉得爸爸去世了,我活着也没有什么意思,就算是获得了荣誉,成就了梦想,有喜悦的时候,也没有爸爸跟我分享,那还有什么意思呢!一点意思都没有的。

     

    其实,我的梦想就是在父亲的教育下开始的,所以他的分享是多么的重要,而且将过的是我一个人就是一个家庭的生活,我实在承受不来的,这更加难,难到我不敢想,我只能告诉自己走一步算一步,慢慢看看再说。

     

    当面对亲友的时候,还要伪装自己的情绪,这也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我甚至因为自己这巨大的情绪的市场,情绪的波动,吓走了我身边的一些朋友,我根本没有开心,还有可能随时会发脾气,随时又会伤感起来,反正是阴晴雨雪,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控制和调节。就像我回家的时候,在发给朋友的一条短信说的:火车已经离开车站,但我却不知该如何回去面对,我觉得我好不孝,老爸寄予我的心愿:成家立业,我竟不能在他有生之年实现。

     

    守在父亲的床前,感受不到他的呼吸的时候,我所有的都变成了空白,我觉得我自己没有一点生存的价值,我觉得我是天下最不孝的儿子,甚至没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人士,我不愿意面对乡亲。因为我和爸爸都守着我们的精神皮囊,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放下。我缔造着我的梦想,但依然迷茫着,是那么的不知所措。

     

    每天晚上都要经过噩梦,都要经过生与死的考验,我经历了很多个日子都不下床的日日夜夜,但身体上没有什么病疼。不怎么吃饭,也不怎么喝水,也没有什么情绪。只是告诫自己:人,不可以让自己在死的时候后悔。

     



    上一页:第二章:为梦想而学习 下一页:《从0到成功究竟有多远》导言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