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在线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8:00
  • 周六至周日:10:00-17:00
学习不认真,我要写学习保证书
2012-01-12 14:35:05 393
  • 收藏

    3.学习不认真,我要写保证书

     

    从上小学时候,我都是不太守规矩的,小学一、二年纪的成绩要么是语文73分,数学74分,就是语文74分,数学73分。这说起来就是让人感觉到这么奇怪的。但教我们的老师去学校的时候总是要经过我的家的,和爸爸的关系也不错的,不免叫老师多多关照一些。爸爸还送给他一些农村所特有的一些礼物什么的。照现在的规定是不可以这样做的,但爸爸当时的大部分心意是冲朋友的。

     

    农村有句俗话叫:乖三岁,孽九年。我不知道在城市里是否流行,但农村孩子差不多都这样,三年加九年就是十二年。过完这些年就是该上初中的时候了,那九年,我们掩盖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和专断意识,老是喜欢做一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

     

    上小学的时候和爸爸接触得多一点,上初中要每周回一次家,上高中的时候先是半个月,后来又是一个月,现在是一年了。所以我和爸爸接触的是越来越少,要跟爸爸说的话也就越来越多。

     

    上小学的时候我特别好玩,我也特别的柔弱,但我在玩中变得强壮了一些,因为玩得时候难免做些体育运动。后来能干一些家务了,不然我应该是很催肉的。那时侯根本就不想读书,因为读的书实在没有什么劲,又只有那么几本,但我就那么几本都读不好,语文背课文就背不住,一学期下来就背了六七课罢了,远没有达到即定的目标,说来都感觉得到羞愧。爸爸给我制定了奖励措施,但那个对我不管用,因为可以读到的书太少,根本没有可以提起兴趣的书。所以是越来越不想读的。成绩就在七八十分流荡,也不管爸爸要求的八十或九十什么的。别人的100分对我也没有什么影响,我始终有些觉得我应该是与别人有些不同的,这种想法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做的事情也开始要和别人一样,哪怕自己知道是错的也要那样做。便又等着批评,甚至要挨一顿揍。

     

    但我还是很乐意,总得做一次,然后绝对不犯第二次,就像逃课一样,到高中毕业我就只逃了半天课,那都是小学的时候了,被爸爸修理了一次,再也没有逃课了。

     

    而我的成绩始终上不去,爸爸便有些着急了,于是给我更加多的奖励,并希望我达成心愿。但这种方式对我的用途不大,我是自己认为对的,九条水牛都拉不回来的,但至少在表面上还是答应了爸爸才是。毕竟得让爸爸安心。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有只要让爸爸心安理得,自己受些委屈无所谓的倾向,我也开始自己克服困难,但每次读的书都只有教材和练习册之类,怎么读都感觉到无聊。我们那里没有图书馆,而要到集市上去菜油书店,可书店里那些书又是特别昂贵的,我一般是连看都不进去看的,而且书也不多,不像城市里,不单书多,而且还让随便看,但那时候我从来没有去过城市,即使我们的县城我都没有去过,只听别人说,然后就喝彩,叫好什么的,或者按捺不住好奇心就刨根问底问个没完没了。然后或许能做梦去云游一番罢了。

     

    可我是我们家里唯一受到优待可以上学的人,爸爸为了让两个姐姐不埋怨他,就特希望我能学好,不惜一切代价的。可我就是不争气,后来有一天早上读课文的时候读到了一篇题目为《一定要争气》的文章,爸爸借题发挥了一个大大的早上,知道我都到学校去了。

     

    后来,看我成绩依然上不去,爸爸便提出了让我写保证书,要我保证成绩有所提升,要我保证考试能够考多上规定的分数,还要说明没有达到目标时候该怎么办。但我知道:我也保证书就够让爸爸生气的。当时写的保证书上说了考多少分,但怎么办的时候说,考不到这么多就不读了!我看得出来爸爸是很伤心的,但有耐着性子跟我将了很多话。并且说:你不读了是吧!那你每天割三背草,挑五缸水……这些都比我爸爸说的要少的,或者爸爸会说:不读了也可以,你只每天站在地边,也不让你干活,也不准你走,我什么时候去,你什么时候去,我什么时候回,你什么时候回,我不戴草帽,给你戴个草帽,你要是能站五天,你就不去了也可以。有时候爸爸也会说一句很经典的话:一家人吃饭,送你一个人读书。在家里自从我开始上学了就只有我上学了,但终究话了半天时间才写了一个让爸爸并不十分满意的保证书,算是过关吧!不过也不好提出什么要求,我也知道这是望子成龙,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于是就只有这样了。

     

    后来又写了几次,但那个对我也没有什么用了,我这个人很怪,就是想要我做什么,只能想办法让我自己要我做什么,否则我是私货干不好的,即使也要去干,那只不过是面子工程罢了。所以爸爸要我保证的,虽然保证了,但仍然没有效果,保证也并不管用。

     

    虽然如此,我的成绩也没有怎么提升,也没有怎么下滑,那时也不排名次。只看看分数也就算了,我就是一个纯粹的不涨不跌的人,对那些名利一点都不感兴趣,虽然心中有很大的求知欲望。

     

    却有一次,我从路上的一棵树下,捡到一本无头无尾的书,便开始看了起来,后来才知道那是小说,爸爸看我在看一本不像课本的书,便把书给手了过去,并说那是小说,当时我都还不知道小说是什么玩意儿。并被训示了一顿,我还保证以后不看了,但到我上高中的时候,爸爸有送了几本他曾经在母亲刚刚去世时候排解情绪的小说给我,说现在可以看小说了。

     

    (高文  20060622日书于良乡)

     

    上一页:我知道爸爸爱我很深 下一页:出生之初和母亲的去世
    
    全部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