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在线时间
  • 周一至周五:09:00-18:00
  • 周六至周日:10:00-17:00
十月卅日到十二月廿五日――朦胧的时间(二)
2012-01-12 14:17:52 459
  • 收藏

    十三、十月卅日到十二月廿五日

     

    朦胧的时间(二)

     

    本来在我离开公司的时候是双方约定不谈及在公司的过往的,对于我的所作所为我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做过解释的。但我实在没有办法告诉世人我在那两个月是白板。所以还是在这里用一两页纸来记录。因为在这个期间发生了很多对我很重要的事情。

     

    十月三十日,是我上班的第一天,周一。这个对我来说是比较少的。我以前都是跟自己打工,包括在瑞祥批发市场当店员,领取500元一个月的工资,我习惯性的比任何一个顾客早到,甚至比其他的店员、老板都早到,在顾客们离开或大门关闭之前都不休息的。我很早就到了公司,我也很早就探听了路径,所以还是比较早的,看看时间太早了,虽然第一次,但不能太早了,因为这对以后不利,要是太晚了,容易受到批评,但在那两个月里我从来没有迟到过,即使是从良乡赶到北京科技大学也没有迟到。

     

    要做事情,对于我来说得感谢我自己,大部分功劳都得靠以前对工作能力的积淀,否则是难以胜任的。但有些事情的发生也会让我感觉是受到莫大的侮辱,我就会给予报复,直到给对方的印象不好,然后不和我来往或怎么的。因为负人的话我实在难以启齿的。而且对那些自以为对我已经特别好了,而不注重我的个人感受的,我是一个不太在乎生活水平好坏,权力地位的高低,但我非常在乎我的自我感受。

     

    就像第一次见面时说的,不在乎有多少工资,或者说能勉强养活自己就行了,我的精神追逐远远超过物质追求,我从不懈怠地认真工作,等到他们说我通过考核期,等到他们说我升任为代经理等等,我都从来没有懈怠的,早到晚归认真工作都习以为常。

     

    1105日,我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公司,并介绍了一个同学去公司参加公司的面试,并设计了特殊的面试场景和打探CEO是否在公司里。但我并没有要同学说是我介绍的,而是让他说是从网上了解,并是经过此地便来面试,这有几方面原因让我这样做。第一,这个同学是中专毕业,学美术的,自考的专业是广告学,但实际工作能力并不是特别强。我不想让他们认为我把没有才华的同学介绍过去,同时,简历上面也已经写明了瞻瞩文学社。第二,我希望可以创造巧合,增加面试的成功几率,即使这次不成功,还有下一次的机会,否则是难以争取到第二次机会的。第三,简历上的文学社之名必然让CEO找我这个社长谈话,了解情况,那时不论好坏我至少可以解说一番,面子上也好过得多。

     

    从我个人来说,让他来是有私心的,但仅仅局限于分担房租,同时还有个伴,毕竟早出晚归有个同伴比较好!

     

    果然他的第一次面试是失败的,而且糊涂透顶,这是我预料之中的事情,这也是我不让他说是我介绍的一个重要而非根本的原因,因为那样我就有活动的空间,在他面试前后我可以做成一个局外人,到第二天(周一)也谈到这事情,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我让他不要放弃,回去多加了解公司资料,适当的时候再电话要求见面,我也不断创造碰面的机会。

     

    1111日,音乐之声,我要上学的活动的举办,我便邀请了很多以前的同学前来,一来是可以与别了多时的老同学、朋友见面,另外我也叫上他来,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磨合机会。不可错过,哪怕是只说一句话都是有价值的。

     

    于是眼看11月中旬中已经到了,我给他打电话说,再等就没有机会了了,准备得差不多就赶紧打电话要求再次面试,至少要表现出志在必得的架势。

     

    后来,被录用了,虽然当时的待遇不太高。我开始有个伴当,他也是进出都和我在一起,更和我住在一起,上班下班也都在一起,我受命给他做一些实际操作能力的辅导。我也费了一些功夫。

     

    另外一件事情是我开始恋爱了,1119日我接受了爱情,因为我也实在想在父亲有生之年能够看到他未来的儿媳,自己也能感到一些温暖,适时的问候、关心也总可以让我感觉到幸福的所在,我开始从不满到极力维持这个感情的东西。甚至很快谈到结婚这个对于我来说是天方夜谈的事情。

     

    而对于我的事业,父亲是不担心的,看着儿子成家是父母非常不寻常的期望。我也非常希望在父亲有生之年能够看看,至少可以让老人家安心。我抛开几乎一切可以抛开的束缚,为了实现这个愿望,这也是我必须离开公司的一个原因,这都是后话。

     

    在公司里,我不久就升任为重组后的渠道部的经理,渠道部是公司里最庞大的一个部门,我的名言:“速度左右命运,信息决定成败”就是在那个时候提出来的,并写进了我当时制定的渠道部的规范里面。但这并不能补充我的失意。

     

    从表面上看,我是晋升特快的,发展前景非常好的,但我不以为然,因为总体的发展前景让我不再乐观,甚至让我感受不到那种事业式的感情,虽然我仍然在尽职尽责地做事情。

     

    当时最影响我的有两件事情,一是社团联盟,一个是瞻瞩文学社的事情。很遗憾我没有能够借助这个平台成就我的梦想。

     

    社团联盟和瞻瞩文学社对于我来说都是异常重要的,我们的感情很深,而且我对社团联盟有过比较全面的阐释,他的功能,作用对我来说都是异常重要的,去找中青在线,中国教育在线之类的都是为了资源的优势结合,达到自己的目标,但事实上,他们的联盟离我的联盟目标、理念差得很远,所以我只有应承和放弃,为了促使他们改变,我极具努力地工作,以搏得我的重要位置,但事实上并不能完成其目标。我也不愿意做这样一个社团联盟。

     

    而在此同时,还发生了一些重大的事情,一件关于我的、很多人了解过我和瞻瞩文学社的人都很清楚:我和社团的特殊关系,而我们社团的资料遭到劫难,被别人侵犯了。即使是普通的社团成员都在努力地协助调查,其他社团朋友也在帮忙,作为公司员工,上层建筑却不能帮忙,卸掉这块心头大石,我对此很失望,很悲伤,甚至失去了起码的信心。

     

    与此同时,我的独立性是比较强的,自从担任干部以来,我都没有干过副职,我是那种更善于宏观调控的领导者,上层建筑没有考虑到这点,所以造成后来出差广东的局面。到广州之后的情况更加深了我独立出来的意识。但这也使我在广州的一切努力几乎都被否定,甚至强加了很多罪名给我,我也不想做过多的解释,在此期间,我并没有对不起公司,也没有说过公司的坏话,至于印制社团名片,那是个人交往的名号,同时发放名片的时候是两种名片同时发放的,也没有对公事造成任何的不良影响,甚至是在发生着促进作用。

     

    而在回京的那天,本来是要休息的,浑身疲惫,而得到的是一顿责备,我拒绝穿空中网的服装是我的权利,我并不崇尚所谓空中网,我遵守我的人生原则,没有必要屈服。总比有些人自以为很牛的强点点。我是很穷,但不穷志气,不违心做事,更不违背良心。这就是我的原则,即使建立友好关系也都是以公司的名义的,我并没有做个人事情,在这种情况下,要我讲些什么理由,我只有保持沉默的,即使温先生想知道真正的答案,我也只是讲以后再说,但我也真的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当时的用心,他并不是一个人力资源的好手。

     

    所以我选择了让别人,所有知道这些事的人都认为我是错的,甚至有些人不知道我什么地方搞错了,并且接受公开道歉的条件,因为我实在不想为那些无聊的事情花太多的时间,如果那样,真不如回家睡觉好!所以我承认我犯了错误,但我连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地方错了,在哪里有对不起自己和自己的岗位。

     

    但我依然庆幸我离开了我的岗位,开始了新的生活,20061224日是我开始全职创业的第一天将被作为永久的纪念。

     

    而早在此前,我就有创办自己的公司的欲望,但自己造船毕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而且父亲病重,急需用钱,所以接受了一系列的本不愿意接受的工作,忍受着各样的态度,尽量让老板满意,但就在那时滋生了坚定不移的创业信念。我只好离开让我失望却无法改变的地方,即使那里也曾带给我快乐。

     

    当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我竟然有点庆幸,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做错,因为我委实忘记不了自己创办文学社以至于创办社团联盟之初的梦想,我知道我想达成什么目标,我并不在乎我有多少钱,但我非常在意我是否受到尊重,我的价值是否可以得到最大化的体现。

     

    20070604日



    上一页:《人在江湖》结语 下一页:十月十日到廿九日 朦胧的时间(一)
    
    全部评论(0)